冬天的思绪
发布时间: 2015-01-06

冷空气居然和预报所说的那样如约而至,只是一个晚上的功夫,凄风冷雨就把我们这个南方小城镇包裹得严严实实,在温软舒适的气候里过习惯了的我们,终于亲切地体会到:寒冷的冬天这回是真的来了!
   行走在路上,迎面的冬风把我的脸颊刮得生疼,我的双手只能揣在口袋里,否则暴露在外面,很快就会变得如冰棍一样凉爽;那件御寒的大棉衣也有了用武之地,把我这个中年汉子包装得如粽子一样饱满而圆润;来到办公室,僵硬的手感写出来的字怎么看怎么都不象自己的字迹了。一些同事已经搬出了各式取暖工具,用以抵御寒冷对我们的侵蚀。
   是的,在我们这个南方之南的小城镇,年年岁岁,岁岁年年,大抵如此,概莫能外,新春佳节近了,冬天也就真真切切地来了。
   年关已近,一年的工作已经基本完成得八八九九差不多了,只有一些零星扫尾的工作需要进行查缺补漏,因而我也就有了更多的余暇来放飞我的思绪,用古朴的汉字来编织我略带忧伤的想象空间。
此时此刻,在这个寒冷的冬天里,我忍不住神经兮兮地想:当冷风冷雨劈头盖脸地袭来时,当冷空气如影随形一点一点吞噬着我们的温暖时,谁会暖暖地想到谁?谁会痴痴地牵挂谁?
   我会想到我的父母。我的父母是地道的农民,他们一年四季和土地打交道,用从土地里挣来的血汗钱供送我们兄妹读书上学;纵使到了寒冷的冬天,他们依然要打柴火、拉稻草、种油菜、砍甘蔗,忙得灰头土脸,尤其是脸庞和双手,被如刀的冷风刮得到处是血丝,粗糙如树皮,苍老如枯草,每次看到父母双亲的双手,都让我的内心深处不由自主地抽搐,并为此感伤而惭愧。记得很久以前在报纸上看到一幅画:就是一个老农用一只手端着一着缺了角的瓷碗,那只瘦骨嶙峋满是老茧的手触目惊心地刻在我的脑海里,拂之不去,一想起这只手,我就想起我的父母双亲;一想起我的父母双亲,我就会想起那只端着破碗的手来,以至于我经常以为那就是我父母双亲那饱经沧桑的手啊。我真心希望和我父母一样辛勤劳作的人民能够少受些苦,多享些福,也能够把自己的双手保护得象城里人一样滋润而光滑……
   我想到了我的儿子。我8岁的宝贝儿子由于身体偏瘦,因而十分怕冷,在这寒风呼啸的冬天里他穿再多的衣服仍然会说好冷好冷哦。放学回来我听到他说起的一则“趣闻”:一位同学写字的时候因为感觉手冷,好几次都被冻得握不住笔,掉在地上,还被老师批评顽皮上课不专心哩。看到儿子被冻得红肿的小手,我心痛不已,却又无可奈何。我听说美国的小学教室里已经全部安装了空调,小学生在暖气盎然的教室里其乐融融地读书写字,真是幸福啊。国情不同,我们当然不能盲目攀比,但现在好多地方的政府办公大楼越来越奢华,而学校的教学条件却是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已老。据野史不完全准确地记载:1939年担任西康省主席的刘文辉,曾经提出过“如果县政府的房子比学校好,县长就地正法!”这样蛮横的要求,造成当地的学校校舍大都宽敞明亮,学生衣着整齐,而一些县政府却破烂不堪。这个政令贯彻的结果是当时的西康省民智开化,政通人和,边地变为腹地,赢得世人永久的赞叹与铭记。唉,什么时候我们如近邻日本那样重视教育,什么时候我们的科教兴国、尊师重教由振臂一呼的口号变成默默贯彻的实际行动,我们的孩子就更加幸福了,我们的国家就会更加繁荣昌盛了。
   历史的风花雪月文人骚客是这样的灿若星河,是我永远也绕不过的坎:在无边的感伤之后,我想起了白居易的《卖炭翁》,这个“满面尘灰烟火色,两鬓苍苍十指黑”的老汉,尽管在那冰天雪地里他“可怜身上衣正单”,但为了使他的炭能够多卖点钱,满足自己“身上衣裳口中食”这个小小的生存要求,宁愿“心忧炭贱愿天寒”!唉,这个卖炭翁,一下子击碎了我对大唐盛世曾经的无限神往。
   我还想起了我们最负成名的柳州市长——柳宗元先生。他的《江雪》以诗言志,茫茫雪景与孤独渔翁情景交融,层次分明,人物突兀而又硬朗,远山寂廖而又旷远,让人一咏三叹,欲罢不能。
   我还想起了那个《卖火柴的小女孩》。这个丹麦作家安徒生笔下最可爱的小女孩,她没有“没戴帽子、没戴手套、也没穿鞋子”,在下着大雪的除夕夜,没卖出一根火柴,没挣到一分钱,又不敢回家,只好在一座房子的墙角里坐下来,划着一根又一根的火柴取暖,点亮那短暂的希望,驱赶无边的黑暗、寒冷与饥饿,最终冻死在万家团圆的除夕夜。哦,一想起这个长着金黄长头发的卖火柴的小女孩,我的心就如针扎一样的疼痛:小女孩生命之花尚未绽放,便如流星般凋零,这是怎样一种残酷的现实,怎样刻骨铭心的一种记忆呵。每每念及于此,我就提醒自己一定要倍加呵护我那可爱的儿子,善待身边每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孩,希望人世间再没有这样悲惨的童话重复上演!
   有时吟诵唐代豪迈边塞诗人岑参的《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》时,我既感受到了北方雪国千树万树梨花的美妙雪景,更想到了我们可敬可钦又可爱的守卫在边防线上的中国军人,正是有了他们的铮铮铁骨,有了他们的默默付出,才换来这个和平的时代,我们才得享安宁,过着幸福的生活。是的,已故作家魏巍老先生说得一点都不错:我们保家卫国的中国人民解放军,永远都是最可爱的人。
   是的,风月无边,想象无边,在这样的寒冷的冬天,放飞我漫无边际的思绪,作一次奇妙的心灵旅行,接受沧桑岁月对我醍醐灌顶的洗礼,让我更加深刻地理解了什么是感恩,什么是责任,什么是良知,什么是深沉的挚爱,什么是人生积极的意义。
   放飞我天马行空的思绪,收获崭新的人生感触,在思索中成长,在感慨中成熟。这样的思绪,我既莫名地喜欢,也倍加地珍惜。你呢?

 

 

临沂大学资源环境学院        管理员邮箱:zhaomin@lyu.edu.cn   管理员电话: 13905495700